澳门葡京赌场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广角 > 发电信息

决战金沙江堰塞湖——金上公司“11·03”白格堰塞湖抢险救灾纪实

时间:[2018-12-04 ] 信息来源:中国华电集团有限公司
作者: 
浏览次数:次

  近日,一封感谢信投到了华电金沙江上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简称金上公司)。这封信是四川省委、省政府专门发来对中国华电集团有限公司在“11·03”白格堰塞湖抢险救灾工作中所作出的突出贡献表示衷心感谢。信中指出,以叶巴滩电站项目部为代表的华电队伍为此次抢险救灾提供了强有力的智力、人力和设备支持,有力确保了此次金沙江白格堰塞湖应急处置科学安全、有力有序有效进行,实现了人员无伤亡、财产少损失、险情早排除。

  这封信,是对集团公司、金上公司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对白格堰塞湖处置工作的重要指示,为了保护人民生命财产、保护国家重要基础设施,科学有序组织救灾抢险的有力肯定。

山雨欲来 雷厉风行

  时间拨回到2018年11月3日下午17时30分。

  金沙江畔,金上公司叶巴滩水电站施工现场机器轰鸣,运渣车来来往往,洒水车不时走过各条运渣路,金沙江水欢快地流淌着。“10·11”白格堰塞湖自然泄流受损工程复建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开展。

  “大伙抓紧干啊,等大江截流完,让你们轮休回家抱幺儿(小儿子)!”工程部的老赵开玩笑地说。

  “赵工,你说的算不算哦,怕是你都有俩仨月没见过老婆、娃儿了吧!”水电五局挖掘机司机将头伸出驾驶室打趣地问。

  陡然,赵工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了十分急促的铃声。“喂,哪位?”

  “赵工,刚接到金上公司胡董事长命令,现场暂停施工,全体沿江人员立即撤离!”听筒里的声音十分响亮而焦灼。

  此刻,华电金上公司巴塘分公司(拉哇分公司)、苏洼龙分公司、波罗(岗托)筹备处也分别接到了金上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胡贵良的电话:

  “据当地政府留守监测人员报告,11月3日17时左右,白格滑坡体再次垮塌,金沙江断流。命令你公司全体沿江人员立即撤离!清点各家单位现场人数!”

  “休假员工火速赶回!业主、监理、设计、施工单位负责人立即到位,24小时值班!应急指挥微信群里1小时汇报一次水情监测数据!”

  “叶巴滩分公司、波罗(岗托)筹备处立即安排测量人员,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赶往滑坡现场,迅速查清实际情况!”

  “叶巴滩分公司马上协调成勘院组织精干人员,堰塞体测量数据一出来就尽快作出不同情况下的溃决洪水分析演算!”

  ……

  时间就是生命!

  集团公司上下紧急动员。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时任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温枢刚立即组织开会研究,成立应急指挥部,派出前方工作组,副总经理杨清廷迅速带队赶赴现场指挥工作。

  金上公司启动一级应急预案,立即组织成立以胡贵良任指挥长,副总经理胥洪远、侯建刚为副指挥长,相关部门负责人为成员的应急处置领导小组,命令立即停止电站所有施工,将人员和机具撤离至安全高程,并立即向华电集团总部、西藏自治区能源局、国家能源局四川监管办、四川省能源局等相关单位汇报了白格滑坡体垮塌初步信息。

  深夜,等待前方汇报人员撤离情况的胡贵良,时不时掏出手机翻看消息,大脑高速运转,全方位思谋是否还有没安排到的细节。这次塌方量到底有多大?堰塞体有多高?能不能像“10.11”堰塞湖那样迅速自然泄流?自然泄洪要等几天?怎样才能尽可能减少人民生命财产和电站建设的损失?这,都要等准确测量的结果出来。

  高原漆黑的夜晚,堰塞湖水位还在不断上涨,堰塞体下游河床一段段逐渐干涸,对胡贵良和金上公司干部员工来说,这是一个焦灼等待的不眠之夜。

  11月4日9时,双眼布满血丝的胡贵良紧急召开应急指挥部会议,对应急处置工作进行详细安排,印发《关于做好11月3日原金沙江白格滑坡体再次垮塌形成堰塞湖突发事件应急处置工作的紧急通知》,委派金上公司副总经理胥洪远和工程管理部负责人魏永新立即出发赶赴白玉县应急处置现场。次日凌晨2时30分,胥洪远、魏永新抵达白玉县应急处置指挥中心。

前期勘测 寻求方案

  连夜出发。

  叶巴滩水电站范雄安、周益舒、赵恒、张磊,贵阳勘测设计院监理吴瑞琪,成都勘测设计院设计李辉和测量中心马正贤、覃丰、张健组成9人探险小分队,背着仪器、帐篷、干粮和水,冒着低温和寒风出发了。

  11月的米拉山处处是暗冰,车子摇摇晃晃地“龟行”着,不知过了多久,“吱……”车停了下来,前方没路了。9名队员不约而同地下车,背起仪器,手脚并用,沿着崎岖山路步行向塌方处挺进。

  11月4日上午11时,从近4000米高山徒步近10个小时下到3000米左右的9名队员,第一批抵达堰塞湖顶。顷刻,他们被眼前景象惊呆了——巨大滑坡体横亘在峡谷,金沙江被拦腰斩断,形成悬湖。原本温顺欢快的江水挤成一片,被困在山谷“巨大”怀抱里,不断积蓄毁灭一切的洪荒之力。

  他们顾不上擦拭手、脸被荆棘划破的血痕,顾不上饥饿、疲劳和高原反应,立刻向后方进行了报告:“报告指挥部,初步测定截至11月4日11时,堰塞体高程2966米,比‘10.11’堰塞体过流高程高36米,金沙江已再次被完全阻断,水位不断上涨。”

  听到这组数据,后方指挥部的工作人员心中一紧,短时期自然冲开的愿望瞬间化作泡影。这么大的滑坡体等自然冲开,那要多久?如果等自然漫顶,洪峰带来的危害得多大?大家再也不敢往下想。

  “如果要等待自然泄流,预计要到11月15日左右,12天的时间,新形成的堰塞湖蓄水量将达到7.7亿立方米,是第一次堰塞湖蓄水量的3倍。”11月4日下午6时,成都勘测设计院和各电站主体设计院将初步计算结果汇报给金上公司。

  留守在堰塞湖的观测小组不断传来消息——堰塞湖水位高度每小时平均上涨0.4米;波罗乡、岩比乡部分房屋、道路、桥梁、耕地被淹没;白格自然村、宁巴自然村全部被淹……

  等待12天自然泄洪?不行,危害太大!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不能坐以待毙,要与时间赛跑。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在堰塞湖使出“洪荒之力”前,将它放出“囚笼”。

  经过对各种溃堰工况综合判断后,胡贵良果断决定向集团公司、四川省人民政府和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分别上报《关于尽快对“11.3”金沙江白格堰塞体进行人工干预减少灾害损失的紧急报告》,恳请集团公司尽快向国家应急管理部和有关部委反映,尽快在国家层面采取果断措施人工干预,人工挖槽,降低堰塞体高程,使堰塞湖在较低水位实现溢流,减少灾害对人民生命财产和下游电站造成的损失。并安排成都勘测设计院项目经理邓兴富连夜到则巴村踩点,寻找通往堰顶的最佳路径。

  11月5日15时40分,胡贵良风尘仆仆赶到叶巴滩电站现场,立即会同国家能源局安全司司长童光毅召开应急处置紧急专题会。

  “同志们,按照国家和集团公司部署,我必须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目前看来,人工干预是最佳选择,在座各位都是专家,谈谈你们的看法。”会上,胡贵良开宗明义。

  “从西藏侧由江达用快艇运送炸药将堰坝炸开豁口。”

  “在四川侧,通过则巴村把装载机运上去,挖一条泄洪渠,把江水缓慢引下来。”

  “则巴村连条通车的路都没有,从哪里上堰体?挖槽过程中又垮塌或溃堰怎么办?如何保证抢险人员安全?”

  ……

  经过充分研究,政府应急指挥部采纳了华电人工挖槽干预方案。

迎难而上 忍痛割爱

  人工干预,就需要大型设备,地处偏远,交通不便,地方大型抢险机具一时难以调集,怎么办?危急时刻,金上公司再次站出来,胡贵良命令叶巴滩分公司组织施工人员和机具交给地方政府应急指挥部统一指挥,配合政府在11月9日之内开辟一条大型机械能够通过的道路,将机械送上堰顶。

  11月5日下午3时左右。在金上公司叶巴滩水电站施工的3台空压机、1台装载机和操作人员在地方政府统一调遣下抵达白玉县城,随即向则巴村方向前进。

  但,本该于6日早晨到达的车队却不见了踪影,电话也打不通。后来才得知,前夜米拉山突降暴雪,车辆已完全无法前行,被困在海拔4000多米的米拉山顶。暴雪中,气温零下十几度,没有通讯信号,没有取暖设备,抢险队员们就在车上倦缩着过了一整夜。次日天亮雪停后,又立即出发。下午3时半,运送挖掘机的拖车才艰难抵达了绒盖乡则巴村。

  悬崖峭壁,草木丛生,短时间开辟出一条新路谈何容易!

  “从则巴开始,路很窄,拖车走不了,只能挖掘机自己走,能过的地方,就用挖斗扒着崖壁走,实在走不过,削崖铺路后再走,稍不留神随时都有可能跌入谷底。”负责护送机械的白玉县防灾减灾和应急管理局负责人说。挖掘机履带式的前进方式,决定了它的最高时速只有3千米,而且长时间高速行驶,驱动轴承发烫极易损坏,“只有专门安排一辆车送水,每隔45分钟到1小时给挖掘机淋水降温。”

  带领抢险机具进入则巴村的还有负责现场指挥抢险的叶巴滩分公司党委书记、执行董事何永胜,他在海拔3300米的指挥营地一守就是6天6夜,住帐篷,睡睡袋,冷了,生堆火,饿了,啃几口方便食品,直到人工挖槽完成才下山。回到营地时,员工们仿佛看到了山里来的野人——头发胡子凌乱,嘴唇干裂,黑红的脸颊嵌着晒伤的皮肤。

  5日夜,草草吃过晚饭的胡贵良一行驱车前往白玉县国家应急指挥部。雪夜的米拉山像只怪兽,孤独的车灯仿佛是怪兽的眼睛,在漆黑寂静的夜里不停地东张西望,暗冰扯着车轮东扭西斜,山风和着冰雪抽打着松林发出瘆人的声音。走过无数遍这条路的司机师傅,紧握方向盘,表情严肃,以缓慢的速度艰难行驶。

  深夜11时30分,下山途中,突然,迎面一束光照过来。

  装载机来了!

  胡贵良叫停车,不顾严寒走下车,对着司机高喊:“慢点开!”

  “谢谢!”

  简短交流后,各自带着使命继续前行。

  11月6日凌晨1时,从白玉县赶回来的胡贵良立即组织紧急召开碰头会,研究部署苏洼龙围堰破堰相关工作。会上大家各抒己见。

  “不扒围堰可以不?辛辛苦苦一年不白干了吗?”

  “扒围堰,要扒多少才能满足洪峰顺利过境?”

  ……

  胡贵良环视会场一圈,果断下令:“按照国家能源局和集团公司安排,公司决定,苏洼龙分公司必须在10日前完成破堰!”

  接到破堰命令后,苏洼龙公司立即行动。

  “同志们,知道你们舍不得,我更舍不得,为了避免围堰对下游造成二次洪峰的危险,我们必须讲政治、顾大局,服从上级安排,10日前完成破口工作。” 苏洼龙分公司应急指挥会上,党委书记田光华哽咽地说。

  7日零时7分,开了十几年挖机的老张,含着泪水将挖头向围堰砸去,现场工人悄悄用手抹着眼泪,干了一年的工程,如同自己孩子般,不是为了大局而万不得已,哪个忍心向自己“孩子”下手?

有条不紊 众志成城

  与此同时,金上公司正科学有序采取减灾措施。

  金上公司本部编制完成“11·3”堰塞湖应急处置方案并执行;叶巴滩电站完成右岸导流洞出口围堰降低、导流洞内主动灌水、2770米高程以下可拆除设备拆除、炸药转移等工作;巴塘电站完成变电站基础挡墙增加钢筋石笼保护、索桥桥台护脚、索桥面板拆除,并将钢梁拉至岸边固定等工作;拉哇电站完成所有涉险隧洞钢筋石笼封堵洞口,避免淤泥灌入等工作;岗托电站加密水情测报周期,堰塞湖形成后每小时报1次水情,堰塞体泄流槽过水后每10分钟报一次水情,洪峰到来后每5分钟报一次水情,并将信息及时反馈给地方应急指挥部;各电站对无法转移材料全面清点,保存影像资料,为保险理赔收集原始资料……

  11月7日5时,金上叶巴滩水电站应地方政府要求再次调拨两台挖掘机、两台随车吊和操作人员出发前往白玉县,并安排两台装载机护送。随后,更多的挖掘机陆续抵达。叶巴滩分公司先后组织挖掘机12台、装载机5台到达堰顶,与安能第三工程局集团公司(原武警水电第三总队)一道,开展人工泄洪槽开挖工作。苏洼龙分公司为巴塘县交通局提供2000个编织袋、6000升柴油,派出装载机等设备帮助索多西乡政府修整应急避险场地,为顺利解除险情贡献了华电力量!

  溃堰上,为了争分夺秒赢得时间,挖掘机司机轮换作业,30多个小时不眠不休,换下的抢险人员疲惫地靠在车上,不出3分钟,立即鼾声雷动。

  11月8日,天色逐渐泛白,视野变得开阔起来,“到江边了!”

  10时25分,“生命通道”打通!

  12时18分,华电金上叶巴滩水电站水电五局项目部赵喜明“勇士”开着挖掘机第一个到达堰底。当天14时30分,又是他历尽艰辛第一个把第一台挖掘机开达堰塞湖坝顶,这比原计划“11月9日内挖掘机抵达坝上”这一期限提前了18个小时,为泄洪槽挖掘节约了宝贵时间。

  11月11日,积蓄了近十天力量的金沙江水,依旧被堰塞体困在群山万壑中,曾经热热闹闹的工地寂静下来,下游裸露的河床呲着血盆大口,现场焦虑、紧张、期待,什么情绪都有。

  11月11日下午3时左右,当凌晨出发,转机两次、克服高反行车7个多小时的温枢刚带着集团公司党组的关切出现在叶巴滩水电站工地时,业主、设计、监理、施工单位等人员纷纷围住温枢刚急切地汇报情况。工地上,温枢刚查看了现场应急指挥点,详细了解应急指挥情况、水文观测点高度、人员设备撤离情况后指示“无论是业主,还是参建单位人员,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务必全力保障人身安全,必须做到,一个都不能少,尽全力将损失降到最低。”

  经过多方共同努力,截至2018年11月13日,金上公司安全转移人员5766人,撤离大型设备734套,各级电站制定应急预案、演算方案5个,挖通一条长220米、最深处15米的泄洪槽,将堰塞湖预计容量约7.7亿立方米,减少为约5.78亿立方,削减了30%的能量。

  11月12日4时,水流开始进入泄流槽,10时50分泄流槽开始过流;13日8时泄流槽过流流量明显增大,18:20溃堰洪峰达到33900立方米/秒;19时50分,远超万年一遇的洪峰到达叶巴滩监测点,最大流量28300立方米/秒;深夜11时15分,洪峰到达拉哇监测点,最大流量22000立方米/秒;14日凌晨1时,洪峰到达巴塘坝体监测点,最大流量21200立方米/秒……

  13日晚20时,放心不下的集团公司前方工作组杨清廷、胡贵良等领导又赶到叶巴滩江边,现场检查指挥抢险工作。

  14日凌晨3时55分,洪峰涌过苏洼龙围堰破口,最大流量19800立方米/秒,前所未闻的巨大江水轰隆声不绝于耳。

  清晨7时,一夜未眠的巴塘(拉哇)分公司党委书记牟遗忠早已带队出现在金沙江畔,清点现场,了解水毁程度。

  上午10时,一直坚守在抢险一线的杨清廷组织召开视频会,通报水毁情况,对下一步工作进行全面安全部署。

  洪水过后,苏洼龙分公司迅速派出专业人员帮助索多西乡恢复村民用电,派出大型设备帮助地方政府疏通318国道竹巴笼处、西索路等塌方路段,巴塘分公司(拉哇分公司)派出4台挖掘机和两台装载机,确保G318国道早日恢复通行。

  在远超万年一遇的洪灾面前,金上公司讲政治、讲大局、果断决策,勇担当,提前20余小时泄洪,保证了人员零伤亡,将损失降到了最低,保证了金中各级电站运行稳定,受到了西藏、四川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肯定。

  “这次抗灾抢险中,我感触很深,华电集团展现了央企对国家和民族的担当,立了头功,我代表省委省政府真诚地感谢华电及相关抢险单位。”在前沿指挥阵地与温枢刚、杨清廷、王绪祥、胡贵良等一行碰头会上,四川省副省长尧斯丹高度肯定华电集团、金上公司及参建单位为堰塞湖泄洪所作的贡献,向危难时刻挺身而出的抢险勇士赵喜明庄重地鞠了一躬。甘孜州人民政府副州长、中共白玉县委书记康光友代表白玉县灾区藏族人民,郑重向温枢刚、杨清廷、王绪祥、胡贵良等人敬献了洁白的哈达。11月19日,四川省人民政府专程向华电集团发来感谢信,诚挚感谢以叶巴滩电站为代表的华电队伍在决战金沙江堰塞湖中作出的突出贡献。

  尽管洪灾已过,华电金上公司仍然没有丝毫松懈。针对滑坡体仍然存在的安全隐患,在华电集团的领导下,积极推动落实隐患治理。华电集团迅速向国家应急管理部作紧急报告,金上公司迅速向西藏、四川两省(区)人民政府紧急报告,请求尽快明确具备资质、熟悉情况的单位立即开始制定白格滑坡体和“11·03”堰塞体溃堰之后残留体的处理方案,经评估后尽快实施,彻底消除白格滑坡体再次垮塌形成堰塞湖的威胁。11月17日,自然资源部专门在西藏林芝开会,对滑坡体监测和隐患治理进行了研究和安排,有关工作正在有序推进。

  路漫漫其修远兮,彻底消除安全隐患、核查水毁损失、尽早复工……金上公司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该公司将在华电集团的领导下,继续发扬百折不挠、同心奋进的企业精神,继续发扬抗灾抢险精神,全力消除安全隐患,抓好电站建设,早日建成新时代清洁能源开发示范工程,为脱贫攻坚和国家能源结构调整再立新功!(华电金沙江上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

友情链接:九卅娱乐城,娱乐游戏平台,澳门皇冠赌场,bt365体育在线,太阳城娱乐,8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