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赌场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电力

大阪地震再次为日本核电问题敲响警钟

时间:[2018-06-20 ] 信息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 
浏览次数:次

  6月18日上午7时58分,日本大阪府北部发生里氏6.1级较强地震。这次地震已造成4人遇难,379人受伤;当地交通系统一时瘫痪,约400万人出行受影响;17万多户居民家庭暂停供水,11万多户中断供气;多处民房及公共设施被损坏;企业生产及物流受到严重影响。目前,日本气象部门仍在对本次地震的性质及余震关联动向进行分析研判。

  这次地震的强度与损害并不算特别大,对当地居民的心理冲击却不小。有居民直言,这次地震使人想起了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

  相比于日常生活受影响,地震发生之际,人们最担忧的,是包括震区周边的大饭、高浜、美浜、敦贺等诸多核电站及设施的安全情况。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地区发生的大地震,最终导致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遭遇严重核事故,自那之后,日本国内核电站曾全部停运,日本核电事业陷入低潮期。

  2016年年底,日本经济产业省估算,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报废费用可能高达8万亿日元,报废工程需30年至40年才能完成。日本民间组织则认为,加上污水处理、损害赔偿、清除核污染等,总费用可能高达70万亿日元,是日本政府预估的3倍。

  今年 6月14日,东京电力控股公司宣布将报废福岛第二核电站。预计报废工程同样需要30年至40年才能完成;相关费用约2700亿日元,实际上可能更高。

  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可谓代价巨大、教训惨痛。但同时发生着的另一个事实是,安倍晋三自2012年底第二次执政后,一直在致力于推动核电重启进程。

  目前日本已重启了8座核电站,核电发电量约占全日本总发电量2%。今年5月,日本政府提出了能源基本计划草案,其中虽未明确表示将在国内新增、建设核电项目,却坚持将核电作为“重要基础能源”的方针,该计划草案的目标是,到2030年,使核电发电量达到日本总发电量的20%至22%。

  支持重启核电的官员也大有人在。比如,刚刚当选新泻县知事的安倍内阁前海上保安厅长官花角英世,他6月10日表示,在附加一定条件的情况下,完全可以重启柏崎刈羽核电站。

  日本的核电政策还不止涉及国内。安倍政府还赋予核电项目“基础设施输出支柱内容”的高度地位,官民一体游说各国政府建设核电站,其中包括土耳其、印度、越南和英国等。但是,这些项目或因各国上调了核安全标准,或因当地居民反对浪潮高涨,或因建设成本费用飞涨,种种原因,致使日本的核电输出计划正陷于进退维谷的境地。

  日本参与国际市场的核电企业主要有三家:日立制作所、三菱重工业和东芝。东芝已因收购美国核电企业西屋公司(WH)而背上沉重债务,最终于去年3月宣告破产,并退出国际核电市场。日立制作所仍在与英国政府进行有关核电项目的艰苦谈判,以争取英国政府的资本支持,预计到明年才能就对日英核电合作项目的进退作出最终决定。《读卖新闻》6月13日报道说,三菱重工业社长宫永俊一表示,除土耳其之外,日本也在与其他几个国家商谈核电建设项目。三菱重工业原计划在土耳其锡诺普省建造4座核电反应堆,初步预算2万多亿日元,但因追加安全设备等,建设成本可能大幅攀升。

  既然日本核电产业的安全风险、财政风险如此高企,实际发展进程如此艰难,安倍政府为何还要一味推进呢?《日本经济新闻》6月10日报道称,日本的钚存量已高达约47吨,足够制造6000枚原子弹。日美核能协定将于今年7月10日到期,美国从核不扩散立场出发,正责令日本削减钚存量。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6月6日在东京演讲时曾一阵见血地指出,安倍首相乃至自民党政权,一直以来都秉承“大日本主义”思想,梦想缔造一个又大又强的日本。为此,(他们认为)必须保持制造核武器的能力,以便在所谓的“万一之际”,(对外)宣告“我们也是能够拥有核武器的”,进而跻身世界大国之林。所以,安倍政权就必须不断地推进重启核电。

  6月12日,朝美首脑会谈在新加坡顺利举行,在日本引发了巨大冲击和反响。但与多数人的关注点有所不同,日本舆论界讨论的话题,基本集中在举行会谈的双方朝鲜和美国在政治外交上谁得谁失,朝鲜最高领导层的弃核决心靠不靠谱,解决绑架日本人质问题有无可能,驻韩美军规模是否会缩小甚至撤离,朝美首脑会谈对美国在东亚地区的军事威慑力、对日本的安保军事战略和政策影响有多大,如何推动日朝首脑会谈,等等。与此同时,却掩盖了日本的拥核心态、拥核能力、核安全等现实而深刻的问题。

  可以说,6月18日的大阪地震,再次为日本核电及核安全等问题敲响了警钟。未知这记警钟对安倍及其政权会不会有所警示。